RELATEED CONSULTING
bbin体育 相关咨询
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
服务时间:9:30-18:00
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
关闭右侧工具栏
bbin体育 存货“跑路”牵出百亿造假 浪奇如何成了第二个
  • 作者:bbin体育
  • 发表时间:2021-11-26 16:15
  • 来源:未知

bbin体育 #endText .video-info a{text-decoration:none;color: #000;} #endText .video-info a:hover{color:#d34747;} #endText .video-list li{overflow:hidden;float: left; list-style:none; width: 132px;height: 118px; position: relative;margin:8px 3px 0px 0px;} #entText .video-list a,#endText .video-list a:visited{text-decoration:none;color:#fff;} #endText .video-list .overlay{text-align: left; padding: 0px 6px; background-color: #313131; font-size: 12px; width: 120px; position: absolute; bottom: 0px; left: 0px; height: 26px; line-height: 26px; overflow: hidden;color: #fff; } #endText .video-list .on{border-bottom: 8px solid #c4282b;} #endText .video-list .play{width: 20px; height: 20px; background:url(http://static.ws.126.net/video/img14/zhuzhan/play.png);position: absolute;right: 12px; top: 62px;opacity: 0.7; color:#fff;filter:alpha(opacity=70); _background: none; _filter:progid:DXImageTransform.Microsoft.AlphaImageLoader(src="http://static.ws.126.net/video/img14/zhuzhan/play.png"); } #endText .video-list a:hover .play{opacity: 1;filter:alpha(opacity=100);_filter:progid:DXImageTransform.Microsoft.AlphaImageLoader(src="http://static.ws.126.net/video/img14/zhuzhan/play.png");} 存货“跑路”牵出百亿造假 浪奇如何成了第二个獐子岛? (来源:清流Plus) 出品|清流Plus 作者|周淼主编|赵妍 清流plus,资本是本故事书。大家好,我是在研读造假案例以防被割的清流君。近日,又一个老品牌因财务造假被监管重罚,它便是当年丢了好几亿“洗衣粉”的广州浪奇,因虚增了上百亿元营收、成本以及几十亿元存货,这家公司及相关负责人合计被罚了1405万元。 去年9月,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,公司超个5亿的“洗衣粉”原材料找不到了。就连两家存放货物的物流公司也大喊无辜,表示压根没有见过那批货。就连网友也吐槽,连洗衣粉都成精了,学会跟扇贝一起跑路了。 数亿存货失踪 在日化行业,广州浪奇可算的上是个老品牌,它的前身家油脂化工厂,靠着不断的努力,80年代时,浪奇便自做出了“天丽”洗发香波、香皂等系列清洁产品,成为了华南区最早成立的洗涤企业,旗下的“高富力”洗衣粉是仅次于白猫的品牌。 1993年,广州浪奇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主打品牌为“浪奇”,主要产品包括洗衣粉、液体洗涤剂等。在1994年之后,浪奇还曾联合外资品牌宝洁瓜分市场。只不过后来随着如联合利华、立白、蓝月亮等品牌崛起,浪奇也渐渐浪不起来,直接从一线掉到三线。 直到2019年,因为一夜喜提了超25亿元的土地拆迁款,广州浪奇摇身一变成为了“暴发户”,也被称为A股“最会赚钱”的企业。要知道,上市26年以来,公司的净利润总额不过4.75亿元,这样一算的话,拿到这笔天上掉下来的拆迁款,就相当于少奋斗了几十年了。 没想到,这笔巨款还没捂热乎,公司就出事了。2020年9月,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,公司存放在仓库的超个5亿的“洗衣粉”原材料找不到了。出事的仓库分别为鸿燊公司的“瑞丽仓”,以及辉丰公司的“辉丰仓”。 而当浪奇前往盘点和清查时,这两家公司则一致表示从未见过货物,章更是假的。而且,其中鸿燊公司早在2018年时便停业了,后来还因卷入了上百起官司被破产清算,公司实控人也早已变为失信人。巧合的是,浪奇找这家公司合作的时间,正好是其停业之后破产之前。 根据当时的协议,“瑞丽仓”并非是鸿燊公司自己的,而是它向浪奇的2013年高溢价收购的子公司琦衡农化租来的,尽管合同里白纸黑字写着鸿燊公司要付仓库租金,但实际中并未有人要求它付钱。说白了,这家所谓的仓储公司只要负责盖章签字,就完事了。 虽然公司确实与广州浪奇及其子公司奇化网签订了合同,但却并未真的存储货物,只是在浪奇的主导下“完善数据”。根据当事人回忆,合同中并未有货物储存这块,仓库只是有时候会交割些货物,这些货物一般上午运来,下午就运走了。 就在这事发生之后,浪奇又自曝了多处仓库“账实不符”的情况,有的仓库公司之前还考察过没异常,而短短几个月里,货物就变成没确认就被运出去了;还有仓库出现了“萝卜章”问题。来来回回,共计8个多亿的存货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没了。 当年,广州浪奇还发布了相关公告,称丢失的存货不是洗衣粉,而是化工用品。清流君还担心了下,假如真是几吨化工用品在运输中“流”走了,那得给环境造成多大的伤害。后来事实证明,还是清流君太天真了。 在“洗衣粉”出走的同时,公司账上30亿元的应收账款也出现大面积逾期。与之伴随的便是债务逾期、资金冻结这种狗血剧情。截至2021年1月7日,其逾期债务已达7.1亿元;27个银行账户累计2.85亿元资金被冻结,旗下子孙公司近6个亿的股权也倍冻结。 高管提前出逃 对于一家国资委管辖的上市公司,发生这样一起离奇的案件,高管自然是跑不了了,除了监管批评问询,也引来了警察大哥的关注,除了两家子公司琦衡农化、奇化网董事及财务总监黄健彬,连合作仓储公司的实控人姚之琦也被抓走调查。 彼时,就有心明眼亮的人发现了其中猫腻,指出这起闹剧或许和为这些物流公司提供仓库的琦衡农化有关。因为,除了浪奇的客户、供应商均与其有密切关系,连上述被抓走的实控人姚之琦也是该公司副董事长。就在浪奇自己账上没钱时,也不忘了帮其大股东借高利贷。 早在2020年7月董事换届时,公司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、董秘王志刚就想全身而退,没想到今年1月便因涉嫌职务违法被立案调查。此前11月,公司前董事长傅勇国也被纪委调查。彼时,浪奇也首次承认这场闹剧涉及刑事犯罪,相关部门已介入。 而在更早前,公司的一些高管似乎就先知先觉,自2019年起,公司的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便出现大规模“撤退”,仅在2019年1年时间里,就差不多减持了109万股。根据公告,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便是由陈建斌在内的33名董监高出资认购。 那段时间里,公司的股价也刷了20年来新低。有人说,仓库里根本没货,这就是财务造假;也有人说,这根本就是一场“自导自演”的一出监守自盗。毕竟,这一系列的诉讼公告、存货失踪事件,均是发生在2020年那波高管换届之后。 今年11月,证监会公布了“洗衣粉跑路”的真相:原来,根本没什么消失的存货,全都是泡沫。根据调查,广州浪奇在2018年、19年两年虚增了20.38亿元存货、128.85亿元营收以及4.11亿元利润,其中18年虚增利润金额超过当期披露利润的5倍之多。 在这期间,这家公司还曾未按规披露关联交易,比如通过与合作方多层嵌套的公司“关联交易”数亿元、假借对外采购名义通过多层公司“输血”给子公司琦衡农化等关联方用于扩大生产或偿还债务。 最终,证监会对广州浪奇罚款450万元,对前董事长傅勇国给予警告,并处以300万元罚款,且10年市场禁入;对陈建斌、王志刚、邓煜、黄健彬给予警告,并分别处以150万元罚款;对陈文、王英杰给予警告,并分别处以50万元、5万元罚款。上述罚款金额合计1405万元。 与此同时,广州浪奇还宣布了相关重整计划获批,这或许意味着它的债务危机暂时缓解,但毕竟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头是百年人,浪奇想要重回正轨也并非易事。 我是清流君,我们下期见。bbin体育